時論廣場》對抗蘋果 谷歌、臉書轉型高下立判(李學文)

臉書與谷歌。(網路截圖)

數位匯流終端看來還是比內容及應用服務端強勢及較有底氣,無論這個服務或內容應用是來自於大如Google或是Facebook等,喔,或許我們應該入境隨俗,稱它們爲Alphabet及Meta Platforms。英國《金融時報》發現,在蘋果改變其隱私設定後,Snapchat、Facebook、Twitter 和 YouTube 損失了約近百億美元的廣告收入,不幸的是,這隱私權影響廣告的效應,現在纔剛要開始而已,匯流終端的iPhone的確是厲害。

学习幸福之道!家庭教育中心办「幸福台中新婚限定」婚姻营

最近有一個舉措很有意思,過去原是廣告業務競爭者的雙方,居然出現了Google開始在臉書頁面上做廣告來販賣自家廣告的有趣事件。原來,爲了聯合對抗共同敵人Apple,兩者也可如此合作,天下真的沒有永遠的敵人。從更高的層面來看,雖然過去雙方都是以廣告獲利,但雙方的轉型,兩者套路卻天差地別。一個越走越虛幻,一個卻越走越實體。

Facebook已正式更名爲Meta Platforms,在之前所提出的元宇宙,已造成數位世界天翻地覆,有太多版本討論佐克柏腦中的元宇宙究竟是甚麼,每個人極盡繪聲繪影之能事,讓我不禁莞爾。元宇宙的入口是AR/VR,至少到目前爲止,Facebook首款與太陽眼鏡大廠Ray-Ban合作的眼鏡Ray-Ban Stories還不算真正具備擴增實境功能,另一入口VR,據研究機構IDC統計,不像每年需求量2億臺的筆電、14億支的手機市場,在過去3年,VR裝置全球出貨量僅在500萬臺上下,儘管到了今年上半年,VR累計出貨量達到317萬臺,全年更被IDC看好有望突破800萬臺,但這樣的量,仍不到筆電或手機市場的4%。如此這般,佐克柏如何帶領他的居民進入元宇宙?

西门町店面 租金回温

元宇宙雖然太過虛幻,言人人殊,但是,我們不得不承認佐克柏是個創造議題及轉移負面新聞焦點的高手,經過這樣一翻攪動,宏達電股票連翻漲停,輝達市值排名晉升全球第7,而Meta公司的產品甚至還沒真正貢獻多大產值哩!

另一個轉身,卻越走越實體的是GoogIe。我之前有專文質疑Google自研晶片、自做手機及平板,不啻走回頭路,讓人霧裡看花。因爲,如iPhone等等匯流終端已經遇到創新瓶頸,iPhone 13販售成績目前爲止並不好,給蘋果造成不少壓力,企圖轉往內容及新分流。蘋果的新走法之一,是將Apple Podcast改成訂閱制,認真玩數位聽覺內容,另一個則是史無前例地跨平臺在Sony PS5遊戲機上提供Apple Music服務,其他的,就是傳聞中將於2022年推出的MR產品。Google難道沒有查覺硬體市場的困境,應該更積極地往新分流走,怎回頭自己下場賣手機?

上週,Alphabet公佈了2021年第三季度財務業績,收入達到創新高的651億美元,收入同比增長41%,利潤同比增長近69%。Google首席財務官Ruth Porat 在財報電話會議中提到,本季度強勁增長的一個貢獻,來自實體店。很多朋友認爲Google自做手機只是爲了測試自有軟體表現,爲了提供更佳的服務,我的看法不同,賣硬體是未來的營收大方向,所以在今年6月開了第一家全球實體店,不同於過去的快閃店,但同樣賣硬體,Google store與Apple store有本質上不同,不是強調硬體數量,而是新分流經濟。

重生七零:悶騷軍長俏媳婦 梨泫秋色

百拉卡公路阳明山二子坪

最强天眼皇帝 小说

數位經濟發展遇到瓶頸,方向不明,全球科技巨擘開始從販售硬體往提供數位內容應用服務及新分流走,而新分流經濟是新硬體加軟體加內容應用及服務的三合一,缺一不可。只是,全球至今數位分流成功案例真的不多,年出貨量500萬臺的VR、Amazon停止無人機送貨,更別說之前Google Glass的失敗!

表面上,Google好像走回到頭路賣硬體,更精確的說法,其實是它將智慧手機重新定義爲新分流的方向,也就是手機不再是通用的載具,而是要搭配特別應用情境及功能,因此需要Google自研晶片,而且其應用不支援其他android品牌手機,也就是跳下來自己玩分流生態系,或許以後我們的Android手機會分兩種,一種是其他世界品牌的,一種是Google自推的,彼此未必能互相支援。

妖孽教主快躺下

机器人智动系统优质奖 得奖名单揭晓

從兩大巨擘的華麗轉身來看,我覺得Google更棋高一着,畢竟手機做爲分流載體,還是比AR/VR載具更親民吧!(作者爲科技專欄作家)

武 傲 九霄

印媒:鸿海在古省设厂组装iPhone